能龌龊多少就龌龊多少

2014-11-27 单立人 有点想法

闹钟没响。或者响了,我没听见。起床已是六点半。 匆匆涮牙、洗脸。拿起包,穿上鞋,出门。头发没有理。 公交的外面,刚开始是黑的。慢慢隐约起来。当到终点站的时候,天终于大亮了。这时下车的人中发生了一点小摩擦。原来是一个人下车不刷卡,司机非要让他刷。那个人坚持说自己已经刷过,所以没有必要再刷。这辆公交是分段计价的,刷卡的话,全程是两块三。 心里有点恶心。 下班坐公交。和我一起上车的一个男人,在中门刷了卡,走到后门又刷了卡。然后,找了个座位安然坐下了。从安华桥一直到大北窑。刷卡是六毛钱。我想,那个人中门刷后门又接着刷,是四毛钱。全程省了两毛钱。 ...

阅读全文>>

标签: 世态

评论(0) 浏览(634)

上海自贸区负责人戴海波遭免职

2014-9-18 单立人

英国《金融时报》 帕提•沃德米尔 上海报道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上海自由贸易区(FTZ)事实上的主管、中国自由贸易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被免职。这一事件对原本未能达到人们预期的上海自贸区来说,是又一次重大打击。 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Xinhua)表示,戴海波不再担任成立了一年的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和党组书记。除了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戴海波还是上海市政府的副秘书长。 对于这一消息,上海自贸区拒绝置评。 作为一块放松金融监管的飞地,长期以来备受期待的上海自贸区吸引了亚马逊(Amazon)...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662)

城记 路

2014-8-8 单立人 有点想法

在我现在住的地方,现在是一个镇,也是一个开发区。它靠近北京,在通县的东边,但行政规划上属于河北省廊坊市,其实和河北根本不沾边。它的四周是北京和天津的区县。这样,就成了一块飞地。 我是在2008年的时候最早接触了这个地方,直到2012年,我搬家到这里,因为爱人怀孕了,不再上班,需要个地方好好呆着,而从前在北京租房,虽说上班方便,但心里总是担心有一天中介会来说,房子不租了或下个月涨房租之类的话。没什么考虑,我们就搬到了这里,搬到自己的房子里。 就这样,我开始了河北北京两地奔波的生活。 一条通燕高速,连接着北京和我住的这个地方。也因为这条路,这个小镇,近几年越来越变成了一个畸形发展的城市。在高速路上...

阅读全文>>

标签: 城记 燕郊

评论(0) 浏览(632)

X老师!X老师!

2014-5-16 单立人 有点想法

于是我就想到了麦卡锡-威。 现在在办公室里,人们说话不得不小心点了。麦卡锡-威随时都在盯着你。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你会看到麦卡锡-威正在风风火火地指出人们的缺点和错误。你最好不要和他辩论,如果你不想点燃一个火药桶的话。麦卡锡-威总是能找出一大堆的理由来,反驳你的观点,最后的结果,总之,你是错误的。 麦卡锡-威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像其他人一样,除了冒着点傻气,就是坐在那里吃黄瓜,有时候是西红柿,有时候是苹果,也有时候是烧饼,沾着芝麻粒的烧饼。但你不会看到他吃饭,他是一个极简主义者,认为去餐厅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正正经经地吃一顿饭,简直就是浪费生命,生命已经够费...

阅读全文>>

标签: 人物

评论(0) 浏览(753)

城记三 流窜

2014-5-15 单立人 有点想法

2006年的时候,洋桥那块的房价还是八千多。地铁四号线还不见踪影,在马家堡小区里,一个四川人开的小吃店还在。那里的酸辣粉最好吃,酸是真酸,辣倒是不辣,炒熟的黄豆颗颗饱满,在碗里铺了一层。 那是我就像大多数刚来北京的进城务工人员一样,住在一个地下室里。地下室是防空工程,那是在规划图上明明白白写着的,但真正的用途却是住人。每天下班,头顶着烈日,从一个黑洞洞的口子钻下去,一直下楼梯,下两三层的样子,就到了住处。外面是烈日炎炎,下面则凉风习习,如果没有霉味,真算是别有洞天了。 既然是用来防空的,本来没有那么多的房间。但承包地下室的人按几平米的大小,隔出了...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642)

走不出的“三峡”

2014-5-14 单立人 读过点书

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储君上位呢?里里外外都是前朝遗老,是没法办事的,所以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东北方向的金三胖,宝座还没坐热,就把先君的几个托孤大臣给办了,连自家的亲戚也不留情,听说姑父都喂了狗。我们这厢,权威早就开始树了,甚至在还没有上位的时候,就把个不厚书记拿下了,这也是为了顺利交班的意思。可怜不厚落得个贪污腐化堕落的名声。 既上位,动作当然更快了。先整风,再整党,再整社会。整风又八项规定,整党有纪委反腐,正社会,花样更多些,但不外是牵制舆论,树立党的威信。这套做法,其实眼熟,这不就是太祖当年搞得法子嘛。 近来读唐德刚先生的《毛泽东专政始末》一...

阅读全文>>

标签: 读书

评论(0) 浏览(720)

城记二 大字

2014-5-13 单立人 有点想法

初见大字,是在小学的时候。学校的围墙是红色的砖砌的,一米多高,外不能抵御蟊贼,内不能阻挡顽童,渐渐成了一件摆设。翻的次数多了,砖就脱落去许多,直到有一天裂开一个大口子,这下不但人能出入,连鸡狗也如入无人之境了。这样的围墙还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可以在上面写大字。 罗老师是一个乡村教师,背微驼。一直教语文。好像是那些教师里比较有学问的,所以写大字的任务往往就落在他身上。罗老师写大字的时候,先用尺子和粉笔在围墙上画出一个个正方形,继而又画成田字格,最后才用一把短毛刷子蘸了白色的涂料写开去。那时的大字,往往是“四个现代化”“计划生育”之类。现在想起,罗老师的字写得实在不怎么样,但那一堵围墙因...

阅读全文>>

标签: 城记

评论(0) 浏览(849)

城记一 燕郊

2014-5-13 单立人 有点想法

    北京向东30公里,指的是以天安门为中心向东,跨过一条河,就到了一个叫做燕郊的地方。     燕郊实际上是一个镇的建制。但现在人们所说的燕郊,更多的是指那个开发区—–就在前年,燕郊荣升为国家级的开发区——燕郊镇和燕郊开发区于是就并存 了。但这两种名称也是实际存在着界限的,那就是一条繁忙的公路,叫做120国道,是从北京出发直到东北某个市的公路。国道南面是燕郊镇,国道北面是燕郊开 发区。     燕郊有两种人。一种是在30多公里外的北京上班的,人们习惯称之为“北漂”。一种是燕...

阅读全文>>

标签: 城记

评论(0) 浏览(730)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