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记一:钱穆

2015-5-12 单立人 读过点书

         国学大师钱穆,这几年很火。我读了他的几本历史书,别的没读。就历史来看,他的一些观点前后矛盾啊,而且,老老实实写自己的历史就行了,他却总要在书中评价一下新潮学人,好像有点打擂的意思。而且,书中一直都要强调中山先生如何如何,用词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了,作为一个历史学家,这样真的可以吗?还有,钱穆的西欧历史知识很不靠谱啊,比如说西欧的封建社会里是贵族和农奴,中国被人称为封建社会的是官吏和自由的士子,以此证明封建社会不能指称秦汉后。虽然我也知道封建社会不能指称秦汉后,但如果说西欧封建只有贵族和农奴,中国秦汉后没有,就不对了吧?西欧封建社会还有自由民呢,中国秦汉后还有当奴的呢.这怎么做证据? 
        钱穆在说明中国自古是以德治国的时候,引诸葛亮和曹操的例子,诸葛亮是道德化身,虽然功业不成,总比雄才大略的曹操强。钱说曹操的道德不如人,引《三国演义》“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话,也不说明是小说家言,直接当材料来用,以此来证明曹操的道德问题。可以吗?PS:有人说这句话是从《三国志》来的,但《三国志》的注原话是“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这明显和“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不是一个意思嘛,钱国学功底深厚,难道看不出来?还是故意隐瞒? 
        说到道德,蒋介石八十大寿时,写得一手好《总统蒋公八秩华诞寿文》的是谁呢?蒋介石去世的时候,“如丧考妣”的是谁?史学家的道德如此不堪? 
        还有,钱穆总说中国的制度是好的,比西方强。为什么最后都坏了呢?钱的观点是,不是制度的原因,而是人事。这一点我觉得很可疑,人事不也是一种制度吗?而且,决定人事的还是制度。人事总坏,说明制度必然有它不好的地方、需要改经的地方。 
        总之,要说钱穆是个儒家或者经学家,我完全同意,但要说是史学大家,则不敢苟同,有人说他是传统史学家,这个我也不能同意。中国的史学传统没有他这样的,董狐,司马都不是钱穆这样的人。孔子编春秋,也许像,但我不能同意孔子是一个正经的史学家。传统史学家,陈桓、吕思勉是。现代史学家,王国维、陈寅恪是。钱穆还不行。 

标签: 读书记、历史

评论:

wys.me
2015-05-12 22:01
专程从EM星球过来,瞅瞅。
博客大全
2015-05-12 09:57
还不是 给满清闹得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