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爱是恨,都不能盲目:剑桥日本史第五卷azw3

2019-6-4 单立人 读过点书

现在有一部分国人的民族主义心理很变态,对于一些国家,比如韩日美,一提起来仿佛就引起杀父(母)之仇似的。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世界是走向理性的,离义和团动乱也过去一百多年了,盲目的仇恨,并不能解决问题。

不过也许也不是盲目的恨。据说美国的入境新规一出台,平时活跃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地的爱国者都销声匿迹了。你看,把爱国当成一种生意,很容易就露馅的。

《剑桥日本史》第五卷是关于十九世纪的日本的,恰恰在那个世纪,日本进行了维新,走上了强国的道路。

多学习,少仇恨。

在19世纪初,日本脱离外部世界的孤立状态也继续着从17世纪30年代开始以来的状态。仅与朝鲜维持着国与国的关系,在德川时代,朝鲜共派出12次使节前往日本,可是这种关系却由于通过对马岛(Tsushima)大名来执行而受到削弱和掩蔽,对马岛大名在不平等和有伤朝鲜尊严的情况下维持着位于釜山的贸易据点。在长崎,荷兰东印度公司一直维持着一个贸易据点,1799年被废止,后由爪哇殖民当局延续下来,荷兰人从巴达维亚派出商船,它们的代理机构驻在处于幕府官员的严密监视之下的一个人工堆造小岛——“出岛”上。长崎还保留着一个中国的贸易站点,私人贸易商把运来的商品卖给幕府授权的行会代表。萨摩藩南部通过其控制的琉球王国,也有获得中国商品的通路。然而,随着多年来日本银矿、铜矿的耗竭,特别是日本自己手工业的发展,替代了在贸易中备受欢迎的中国丝绸和刺绣织物,从而减少了来自中国和荷兰的商船数量;与实际需要相比,贸易已经变得更像是一场仪式。

到了本卷结尾的19世纪末,日本已是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它的政府几乎不能容忍地方的多样性和分歧。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部门(内务省)任命县长和市长。国家警察系统用一张遍布全国的警察站点网络和无数用来装相互检举街坊邻居奇怪言行材料的木盒,取代了以往形形色色的地方控制。文部省为每间学校规定课文,教育系统是如此步调一致,以至于可以料到全国各地的学生将在同样的时间,使用同样的教科书,讲授同样的课文。阶级和身份的严格区分已经让位于一个雷同化的平民国家。封建时代的贱民群体虽已在法律上得到了平民的身份,却继续遭受着歧视之苦;以往地位最高的精英人士已被公开宣布为新的贵族(华族),以便对以新的方式构建起来的帝国议会中可能的激进主义提供一种保守的平衡力量。这个国家正在培养对于身着军服的君主的感激和崇拜,天皇的照片正开始出现在甚至最卑下家庭的墙上。



马里乌斯•B.詹森(作者);王翔(译者).剑桥日本史(第五卷)(史上超全日本史研究书籍,剖析了日本19世纪始末的社会全貌,了解日本和远东地区必不可少的参考)(Kindle位置196-201).浙江大学出版社.Kindle版本.


《剑桥日本史》第五卷azw3格式下载

点这里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