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书快乐

2019-12-9 单立人 有点想法

Image

庆丰年间,事情的发展,终于要到了在大街上或公开场合焚书的地步了。

睁眼醒来,还以为一夜回到秦皇时。作为一个在出版圈了混迹多年的人,对图书馆藏书的剿灭战役,是早就造势好了的,几个朋友圈里,别管他们吹什么牛逼,或争什么问题,只要把那张通知的图片一放,立马就安静了。哀莫大于心死,都到这份上了,吹牛和争论还有什么意义呢?出版人从理想的覆灭,到商业的失败,现在干脆就是出版的死亡了。有人真的就在策划着开饭馆了,大概靠着广大的出版界失业大军,也能混个温饱。

然而这件事情还有一些恶心的地方,不能不吐一下。

既然焚书,既然要一个仪式感,为什么不好好地焚呢?最起码有个烧锅吧?好歹是一本书,它也曾经承载了知识、观点、道理——先不管它政治正确不正确——最后却落得个在马路上灰飞烟灭的地步,这真是这个文明古国的悲哀。既然说到文明古国,我想,这顶帽子也许也是假的,纸糊的,什么文明古国,这不是野蛮的奴隶之邦吗?在马路上焚书,还是图书馆的门前,瞧瞧那两位妇女一脸的认真负责,以为这是新时代的新气象,马屁还是热乎的,庆丰帝很高兴:图书馆终于腾出地方塞新时代思想了。

在马路上公开烧书的,我还依稀记得纳粹干过这样的事。

Image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意地羞辱、践踏知识、文明了。

他们以为这样就能成为世界的“灯塔”了,就能定于一尊了。

他们以为这样就能让人闭嘴、不思不想了。

…………

他们以为的事情还多着呢。秦始皇还以为他的天朝能够至万世而不朽呢,结果二世而亡。焚书也焚过了,坑儒也坑过了,为什么还是草草完蛋了呢?

毕竟,刘项原来不读书、

标签: 世态 新时代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