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恩·夏普:自我解放规划战略指南(二)

2019-12-25 单立人 假装在学习

要解放,有什么其他选项吗?
    
在过去已经发生过对抗独裁政权的自发或临时反应的重要的非暴力斗争,它们产生了不同的结果:有一些是失败的,有一些是成功的,以及一些产生两者兼具的后果。 这些公众抗议、不合作的行动、中断性的干预,有时不仅对压迫的体制造成严重的问题、并且打败了专制统治者。偶而,他们甚至造成了残酷的独裁政权崩溃瓦解 。
    
有一些非暴力的抗争会有领导魅力的个人参与,例如默罕达斯K甘地。不过,这些不是典型的事例。使用这一技术但大受忽视的历史可以驳斥许多对非暴力抗争的普遍成见和误解。
    
近几十年来,许多被称为“颜色革命”的革命和起义已是众所周知。这些事例带来希望,因为它们让众多的群众参与非暴力的抗争从而取得重大的成效。这些事例完成的成果,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当时的情势、对以前事例的了解、智慧战略的有无、可能的规划程度和使用程度、及运用的方法 。
    
  • 超越过去的经验
    
如何运作非暴力技术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不过,历史上的应用和我们目前的知识已经进展到一个地步,不仅可望在冲突中可以更广泛地利用这种技术。非常重要的,因为具有更多的知识、明智的战略性考虑、扩增的经验、规划、及增长的行动技能,未来以非暴力抗争反击压迫的有效性几乎可以肯定会大大增加。这应该不会令人感到惊奇,因为几乎任何类型活动的成果,必然经由有用心的努力可以大大提高。
    
与其它前面提到的可能行事方式比较,在努力实现一个更加民主、自由、公义的体制,经由战略性规划的非暴力抗争显然是一个严肃的选择。为实现更大的自由和正义而决定深入探讨此项潜力的个人和团体必须加以道贺。不过,他们面对着一个艰难的任务。
    
主要的变化不会单独因为主张一项长期的目标和对现状的抗议而发生。负责任的、明智的和有效的战略性行动是必须的。在面对压迫的情形下,战略性的非暴力抗争可以在暴力与被动屈服之间成为一个可行的选择。
    
本文件及指定的读物是为了帮助那些面对压迫而想要对战略性非暴力抗争之本质与潜力寻求更多知识与了解的个人和团体。本文件的内涵论点是,战略性规划可以在主要的面向上有助于非暴力抗争规划的应用。非常重要的,在最初冲突发生之后,要仔细思考可能发生的状况,需要对冲突后的政治秩序进行一些事前的打算及规划 。
    
  • 务实的和战略的
    
这里的方法是务实的和战略性的。它是基于现实,而不是基于信仰,尽管两者可以兼容 。
    
本指南的目的是协助那些希望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而代之以一个自由和公义体制的团体,规划如何发动有效的抗争、如何有效利用现有的资源,以期终结压迫而可以替换为一个持久、自由与公义的体制?
    
明智的规划也能帮助将伤亡维持在少数。某些方法可能特别挑衅而让示威者很容易成为压迫者部队的目标。相反的,某些其他方法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而不至于增加伤亡。例如,一个计划可能让示威者沿街游行、面向有机关枪武装的军队;另一项计划可能会催促抵抗者离开街头、保持静默,并留在家里一段时间。
    
    
  • 获取新知识
    
这些年来,我们当中有几个人关注非暴力抗争的应用,以实现从压迫中得到解放,藉由讲座、课程和工作坊的方式,把重点放在战略性规划的重要性。这些活动都是由一个人或一个团队提供,10多年来在不同的欧洲和亚洲的国家举办。
    
有一些内容是入门级的,但其他活动的内容是进阶的。有时,讲解说明会在长达两个星期的一门课、上午及下午的课程中举行。一个为期两周的工作坊的课程重点是如何让这个团体可以为团体的抗争规划一个总体大战略。
    
这些演讲、课程和工作坊在当时看来是足够的。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则有待评估。很清楚的,口语的讲解对于新人员介绍主题内容是有用、有效的,可以提高兴趣。在一个小型运动的特殊示威行动之前,以演讲说明的方式进行“训练”的课程,也可以非常有用地为示威游行预定参与者的有效行为作准备。
    
这些特定口语的讲解说明所产生的正面效果是很重要的,但它们都不足以帮助人们进行战略性的规划。似乎很清楚的,对战略规划及其进一步应用所需要的知识与了解无法以讲解说明及工作坊的方式来充分传达。这一个结论也适用于讨论的方式,即使某些参与者具有足够的资讯。它也适用于演讲的方式,即使讲员学识渊博和具有经验。 这是因为单独口语讲解说明是相当不足以:
    
   1.传达先进的知识,
   2.为听众准备好,以发展战略性的分析。
    
随着时间的推移,仍然有听过讲解说明、参加过课程及工作坊的团体还是没有能力自行在他们的冲突中进行规划整体大战略。这些团体通常甚至没有能力在只是预期要完成温和之目标的较小型运动中拟定策略。
    
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但往往仍然很少证据显示,以往所提出的基本知识和理解已被与会者充分吸收,以影响到他们日后的决策和活动,更不足以使他们有能力可以规划战略。单独经由听讲而可以理解,很多人有他们的限制。看起来,非暴力抗争所需要的知识与理解之数量和类型、太多而且太复杂,无法即刻单独从口语的讲解中被吸收。
    
“培训训练师”的办法已经引起很大的兴趣。表面上,这似乎是非常有用的一种方法,可以帮助一大批人成为未来示威游行中称职的非暴力行动者。建立在这种模式的指导教学可能会对这个特殊的目的做出有用的贡献。不过,要达到进一步的目的,这个方法就令人怀疑。
    
由定义上可知,这种方法几乎无法将任何人准备好,并且让他们有能力进行任何层次的战略规划。这是因为这种方法将一个企图规划策略的人所需要知识的数量过于简略化。它还假定这些必要的知识和理解,经由口头说明两次就可以成功地转移,然后应用在战略性的规划。这是非常令人怀疑的。这份文件提供的战略规划指导原则仍然是重要的。
有很好的理由去探索更多其他的方法,使受压迫的团体可以学习如何为自己的解放抗争规划自己的战略。它有可能,透过一些其他的方法,这些需要的知识和理解可以更加好好的被吸收。
    
  • 波罗的海和巴尔干的经验
    
至少存在着两个重大事件,从接触到有关非暴力抗争的资讯而产生不寻常的成效。这些是1991年与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支持独立的领导人的磋商,及想要终结米洛舍维奇独裁政权的塞族人在2000年举办的研讨会。这两个例子与其他事件很是不同,它们值得关注。
    
以前曾经独立的三个波罗的海小国家经历过被苏联吞并,被纳粹德国占领,并再次并入苏联。这些事件带来灾难性的变化:重大的破坏、大规模屠杀、大量驱逐出境、重大的人口变化并实施残酷的极权统治。人们进行各类抵抗来反对这些措施。在立陶宛(1944年至1952年),拉脱维亚(1941年至1944年与1945年之间),爱沙尼亚(1944年至大约1949年),人们发动猛烈的游击抵抗力量反抗苏联的统治。
    
在游击战争期间和游击抗争结束后,他们的人民也进行了非常重要的非暴力抗议和抵制。这些行动在稍后数年中仍然受到支持独立政党的鼓励或协助而持续进行,最后终于选出支持独立的政府。这些早期的运动完全是本土的,并就目前所知,没有受到外来有关非暴力抗争资讯来源的影响,或是受到很少的影响。
    
在非常重大的非暴力抗议和抵抗已经发生后,1991年爱因斯坦研究院的代表在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提供了有关非暴力抗争和全民防卫 的咨询:
    
第一次咨询是由吉恩•夏普、布鲁斯•詹金斯及彼得•阿克曼,第二次是由吉恩•夏普和布鲁斯•詹金斯 参与,他们会见了支持独立的政党成员、领导者及由选举产生的政府官员。顾问成员还提供演讲与交谈,并举行与政府高级官员、委员会和国会成员的非正式会谈。这些深入探讨的重点是非暴力抗争的本质特性和潜能。顾问们没有指导任何人在他们的抗争中要做什么。
    
奥德流斯•巴特凯维丘斯,时任立陶宛的国防部执行长,从立陶宛科学院的格拉齐娜•米尼欧台特博士收到了《全民防卫》这本新书早期的散装本。她在莫斯科举行的一次会议中由夏普和詹金斯手中收到了散装本。巴特凯维丘斯复印了50份的散装本,并将它们送到苏联各地,包括邻国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在审阅这本书之后,巴特凯维丘斯宣称:“啊,竟然有这样一个体系!”。
    
早期非暴力抗议的即兴象征作法(例如波罗的海连接三个首都200多万人手牵手的人链),后来变成正式的非暴力不合作与反威权的更有系统、更精心设计的形式 。建立热衷独立的新机构,同时也使现有的机构变得赞成独立,是这些运动的主要特点。
奥德流斯•巴特凯维丘斯,后来成为国防部长,归功于《全民防卫》这本书是立陶宛策略的基础。拉脱维亚的国防部部长塔拉夫斯•云济斯与爱沙尼亚的国务部长赖沃•费尔也提出类似的说法。
    
以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曾宣告波罗的海国家的独立宣言将是无效而落空的。但在1991年1月13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主席叶利钦在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市与所有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的领导人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承诺相互帮助和援助,同时反对任何对其国政务的军事干涉。之后的谈判结果导致苏联军队的完全撤出。
    
立陶宛在电视塔大规模示威的死亡的人数是14,独立后在边境关防的军营的死亡人数是6个,在拉脱维亚的人数是6个,爱沙尼亚则没有。尽管他们处在脆弱的劣势、曾经被苏联军队占领及苏联拥有压倒性的军事力量,但所有三个波罗的海的国家已经成功地脱离了僵化的苏联。
    
在90年代后期的塞尔维亚,塞族人往往在严寒的气温中举行即兴象征性的非暴力抗议,反对米洛舍维奇总统的独裁统治。 2000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的一个研讨会期间,罗伯特•L•赫尔维提供了有关非暴力抗争的资讯。与会的塞族青年后来组成“欧特破”这个抵抗组织。赫尔维结合自己有系统的讲解推荐了两本主要读物,两者都是吉恩•夏普的著作:《从独裁走向民主》和,非暴力行动的政治》。这次研讨会似乎已经获得了非常正面的成果。赫尔维留下这些书、好让与会者带回塞尔维亚。《从独裁到民主》一书,由“公民倡议”这个组织以塞尔维亚文出版,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
    
斯尔贾•波波维奇,一位杰出的塞尔维亚团体的策划者在布达佩斯与赫尔维会面,曾经深入了解各种不同组织和机构的运作。他当时正在寻找可能的相关经验教训,以便采取行动终结米洛舍维奇独裁政权。 在研究了《非暴力行动的政治》一书之后,斯尔贾•波波维奇写道 :“.夏普的著作提供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有效蓝图,如何面对一个残酷的体制,同时引导人民进入一个多元而非暴力的抗争,寻求自我解放”。
    
斯尔贾•波波维奇和他的同事把焦点放在六个必要的政治权力来源 ,作为破坏专制政权的切入点:缩小或切断这些来源,政权体制就会被削弱或解体。在所有波罗的海的三个国家及塞尔维亚,有五个共同的因素:
    
     (1)所有四个国家都遭受了极其残暴政权的迫害。
     (2)每一个国家,在之前的年代,都经历了重大的、但没有成功的武力抗争。
     (3)到1990年,在波罗的海的国家;到2000年,在塞尔维亚,已经有本土自行组织的重大的全民非暴力抗议和反抗。
     (4)当时进行的面授讲解与讨论,都由具有多年研究与分析抵抗独裁统治、外国侵占及军事政变等背景的外部专家参与。
     (5)这些口语的讲解都与重要的纸本阅读资料搭配,这一些资料都是有关政治权力及反对独裁与侵略的非暴力抗争,都让波罗的海国家的重要政府和民间的政治领导人可以取得,让塞尔维亚的民间政治领导人可以取得。
    
  • 早期的规划
    
思考和规划如何使特定的非暴力抗争更为有效是受到期待而且是有可能的。这种规划并不是全新的。有很多以前的例子。在早期小规模的运动,例如在美国为了反对种族隔离而采取在公共汽车上的抵制或在午餐桌台的静坐,都是有规划的。同样的,几十年来为了和平、社会正义、妇女选举权、公民权、人权及环境保护,也都做了战术上的准备,进行数天或长达数周之久的示威游行。
    
在几个国家为了经济及政治之目的而进行不同的总罢工,每一件都是有计划和准备的。远远追溯至早年美国殖民地从1765年至1775年对英国统治的非暴力抗争,不仅是战术性的,而且甚至是长期的战略规划。
    
非常罕见地,有像印度甘地一样睿智而直觉的策略家,他会重点指出每一个策略的战术步骤。
    
在20世纪的80年代,波兰民众在独立组织“团结工会”和相关团体的抗争中,根据他们的历史经验,在困难之下,完成了自我的解放。2000年,在塞尔维亚为了推翻米罗索维奇独裁统治的抗争,都作了事前的计算、活动、筹备及战略规划。
    
不过,在许多发动非暴力抗争的冲突中,却并非如此。通常完全看不出来有战略性的计算,有时候是规划不足,尽管会有一些成果。 有必要指出,在许多情况下就只有非常有限的成果。有时也会有一些灾难性的挫败和可怕的伤亡。例如,在中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这种挫败与伤亡在未来有必要减少。
    
更全面且扎实的战略规划,有助于提高未来反抗独裁和减少伤亡的非暴力抗争的有效度。不过,依赖外部顾问提供这个规划可能是危险的与不明智的。在如何发展策略的知识已经可以取得的情况下,最好是由面对独裁统治的人民,自己规划如何能自力更生、解除压迫。这是可以期待的。
    
  • 一个自力更生之规划的新模式
    
如同上述的讨论,就这个主题的范围,它显示口语的讲解只产生比仔细研究书面资料与分析稍多一些有限的理解。书面资料可以在个人选择某个方便的时间和地点来阅读,并且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慢慢研究、重覆阅读与再回顾。
    
这份文件探索一个新模式的发展,以便协助那些希望研究非暴力抗争的可能潜力、以从受压迫中解放出来的个人和团体。这个模型还可以帮助人们增长他们的知识、理解与思考,让他们学会如何在与极端对手的冲突中采取更有效的行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对于非暴力抗争的操作的书籍,对于与严厉镇压有尖锐政治冲突的非暴力抗争潜力分析的书籍,有必要大大地加以研读。
    
如果本文件的分析被认为有潜在的帮助,我们鼓励对我们所推荐有关非暴力行动的出版物内容作广泛的传播与研究。这种知识和理解的广泛传播也可以抵消任何可能之精英主义的倾向。有深度的知识可以在许多人之中扩散,而不是让一小部分人所拥有。规划未来抗争的能力及实现与维护自我解放可以广泛地被传播,这能够产生重大深远的后果。
    
 如果谨慎地遵循这个得到知识的途径,最终应该会让个人和团体为重大冲突自力更生地准备一个总体大战略。它还应该会帮助人们为局部小型的运动准备个别的战略。这样一个睿智谋划制定的总体大战略,就可以让抗争中的参与者采取在冲突中逐步接近目标的方式来行动,这样的做法也可以与抗争独裁统治者的政策、暴行与镇压同时来进行。
    
这些成果将不会由他人弄好放在软盘里交付给你。当新加入人员使用这种激发能力的方法来扩增他们自己的知识时,这里所建议的研究与规划才会产生积极正面的效果。然后,以健全的分析和仔细的规划、有纪律和勇敢的行动,它才可能摆脱目前的压迫体制,迈向一个建立在责任与自由之基础上的更美好社会。

标签: 自由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