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卖的台湾》透露出的二二八事件之真相

2020-3-29 单立人 读过点书


台湾在光复后不久,就发生了二二八事件,其反抗之激烈、国民党处理之残酷,均出人意外。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发生?在一般人的眼里,从日本殖民统治中解脱的台湾,不是该对国民党感恩戴德吗?《被出卖的台湾》一书,对其原因有很具体的分析。

一九四六年年底,由大陆来台的国民党分子很快地露出其真面目,但是,已觉醒的台湾领导者,一点也不准备向共产党求助。

在战前繁荣的台湾岛上,共产主义一点也无法推行。 因为台湾没有集中工业,无从产生激烈的都市下层阶 级。 在城市及乡镇,人们都有工作,生活水准也都慢慢提高,这显然不是共产主义滋长的好土地。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日本人曾多方追捕从上海、广东或东京来的骚扰分子,他们或被赶出台湾,或被逮捕入狱,而被怀疑同情左派的社团则受到严厉地监视。 日本 人努力镇压共产主义之事,其实应追溯到苏联革命开始时,这种毫不松懈的努力一直被维持。 而中国的蒋介石以及蒋经国,却轮流去莫斯科学习共产主义及共产主义的方法。

当一九四五年麦帅命令解放所有日本帝国所监禁的政治犯时,在台湾被监禁的共产党徒也获得释放。 监狱门口没有等待欢迎他们的人群,其中有些人很快地离开台湾,有些则默默地回到他们的家乡。 实际情形立即显示出在日本投降后的十六个月内,人口超过六百万的台湾只有不到五十名自称的共产党徒。

然而到一九四六年年底,国民党竟创造了有利于共产主义入侵及滋长的好环境。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工业复兴官员,纽西兰籍的谢克登(Allen J. Shackleton)追查急增的失业人口及罢工次数,曾这样说道:
         我走遍全岛,发现到紧张不安的情形日益增长。 原来由于中国大陆人的霸占,导致台湾人的罢工案件极为寻常。 十月十日,台湾钢铁公司高雄厂所属工人九百六十人因与警察冲突而罢工。 工人们反对把有才能的台湾人调走而以中国人取代。 当警察被召来 时,他们拔出左轮手枪,然而仍被攻击缴械。 台湾人表示希望能和平公正地来处理这件事情。 不久,更多的警察被召来,工人们只好愤然离去。 经过二三星期这件事才达成协定。

一九四六年十月廿八日,高雄台湾碱厂的二千名员工以类似钢铁厂罢工的原因实行罢工,要求与中国人同等待遇,他们于等到管理处同意他们的请求后才恢复工作 。 不久高雄水泥厂也发生类似的行动。

台湾开发公司的高级职员也参与这类事情。 这个公司系由日本人组成来发展台湾的农、工、商业。 在中国政权下的一九四六年九月, 一千名员工群起反对这公司以中国人为头子,⋯⋯。


劳工问题变得严重,并继续不断地发生,政府坚持说失业人数没超过一万人,但是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专家估计失业人数至少有三十万,这个数目并未包括低资雇用的台湾人,这些人失去了正当的生活凭借,只好回去依靠已够拥挤的农村的老家。


在首府,危机情形特别严重,最恶劣的行政弊病到处都可见。 而从都市回到乡镇的台湾人,已把台北的糟糕情势传达到偏僻的社区。

示威、罢工日益增加。 当工资未付、缺付,或管理单位拒绝改进工作条件的请求时,员工只好愤然罢工。 因此在短期内,有几处重要工厂被迫关门,或因罢工事件而缩短工作时间。 公共卫生局员工也开始罢工。 台北市公共汽车司机也因为政府的新规定——不管任何情形,公共汽车的损坏都要由司机自掏腰包修理——而愤然罢工。 政府的印刷厂工人也在罢工。 在高雄,学生与铁路警察混战,其他地方,学生拒绝上课,家长也以改良学校行政为由,支持学生的要求。 如同世界各地方的学生遇到这样大的经济社会危机一样,台湾学生领袖们建议以直接行动及激烈、迅速的解答来解决他们所不能了解的既复杂又根深蒂固的难题。

到一九四七年二月中旬,食物缺乏现象再次出现。 全台湾岛的稻米骚动次数有增无减。 这就是革命的火种。

标签: 读书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