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许章润教授的《戊戌六章》

2021-5-31 单立人 有点想法

戊戌六章

《戊戌六章》是清华许章润教授的一本论文小册子,所谈的也都是常识。这常识在今天的中国,也变成了魔鬼,令人害怕。所以作者被囚,文章被禁。中国的思想界的窘状,套用一句某人的话,也是一个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唐德刚论中国的历史,有一个“三峡论”。何谓三峡?意思是中国历史的发展,就像一艘大船,总要闯过凶险的三峡,才能柳暗花明,创出一片新天地。他老人家大概估计了一个时间,好像是六十年?不过今天看来,唐先生未免太过乐观。总之,这艘大船还在三峡中最凶险的地方打转,不见向前,只是一头撞向峭壁。

一下节选一些片断。

许章润论新极左:

在此提醒大家的是,恰恰在此关口,几经作业,一种新型意识形态“新极左”逐步浮出水面。从邓时代的“不争论”,江执政的“闷声发大财”,胡温执政前半段的“不折腾”,有意回避意识形态,去意识形态化,而以经济建设和“奔小康”这一发展主义与民生主义统辖,到此刻的主动再意识形态化,并且不时挑起意识形态之争,主要表现为对于一系列基于现代性的立国建政共识所进行的价值批判,对于“文革”之借尸还魂,其之来势汹汹而浊浪滔滔,是近两三年出现的一个重要现象。这一波再意识形态化,并非简单径直回归毛思潮,亦非教条搬用马列原典。一味斥责其“左”或“极左”,实在太过低估了包括那些学院教授在内的文宣打手们意识形态的建构力度,也轻视了自左翼颠覆“改革开放”共识,从而维护其所希冀缔造的政统正当性的修辞技巧。

在我观察,此一可用“新极左”概括的意识形态作业,内涵相当驳杂,可谓左右开弓,而以文饰当下极权、哄抬领袖、制造敌人与鼓噪粗鄙国家主义提纲挈领。既含有文革毛左极权思潮,亦揉合了某些西方白左理论,更采纳了二十世纪西方右翼乃至于法西斯理念,甚至于将陆王心学牵连附会。它们几经混搭,调剂酝酿,终于发酵成今日模样。其理论面相,目下尚未完全定型,但不再是简单的文革式极左,毋宁,一种更具修辞力的“新极左”,则属无疑。旧日文革式左翼思潮,比如,强调阶级阵线阶级斗争,着力于区分姓资姓社,凸显红色江山及其接班人脉络,鼓噪斗争哲学全面内战,乃至于最近倡说的“继续革命”云云,均为基本要点。除此之外,左派学者之集体右转,勾连上了施特劳斯与施密特,乃至于特朗普和某种法西斯主义极右翼观点,狐假虎威,指东打西,为此“新极左”意识形态添砖加瓦,而较旧式极左略胜一筹,粗鄙依旧但智巧有余。因此,装点为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以重建社会秩序和伦理秩序面目而出现的威权宰制,表现为自我殖民的“北京排华”而实则深埋于权贵裙带们阶级意识中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看似以富强为导向而实际上涌动着帝国思维的霸业冲动,冒充为心学的唯意志论,凡此种种,花里胡哨,遂一登场,实为此番“新极左”推波助澜的产物,亦为其基本义理结构。说来好笑,本来,帝国研究之为热点,对于帝国霸业图景的热衷,均为右翼思潮,今日却主要出现于中国左翼理论作业日程,正表明此种“新极左”意识形态的右翼底色,而一以巩固既有格局并取悦于权力为目的,其心态,其姿态,不打自招矣。

与此同时,努力培植小市民多愁善感的伪浪漫主义,以此作为廉价的心灵麻福散,经由意识形态导演与市场娱乐化操弄,双管齐下,满世界飘荡,正在成为催眠全体国民,并且甚至早已影响到一般知识界的市侩哲学。汉语知识界之平庸,既是长年钳口政策的恶果,亦为从业者自甘堕落所致,更是政治权力努力培植没心没肺的技术型专家的价值导向使然。自诩自由主义学人之学养贫乏而又汲汲于推杯换盏,实为置此情形下不自觉之自动入彀者也。这一取向与结构,要说有什么大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面包加马戏团”。但是,当下的操作是以商品经济时代消费主义娱乐化出现,经此包装,这便颇具颠覆性与裹挟力,从而,遂成新极左意识形态的侧翼。从当年满大街流行之“说《论语》”廉价劝世文,到装神弄鬼的国学热、礼拜大师、参禅悟道,再到后来的娱乐至死,迄至此刻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用心去爱就会原谅一切”,以及“幸福是奋斗来的”,使劲儿摧残智商、愚弄情商、腐蚀仪商、消泯灵商而打压义商,均为其表象,而必致浩劫。

诸君,凡此商品消费主义小市民多愁善感,于常态政治条件下的亿兆生计,可谓调料,并无不当,适为所需,不惮其多,唯恐其少。俟诸中国这波必将前后延若两百年的大转型完成,一般不再有啥要命的事,成天价儿的将会是此类市民娱乐,充盈市井的必是此番市民社会的常态常情,可预期者也,可预贺者也。否则,对于多数温饱有余的市民阶层来说,起居于刻板作息时序,托付在劳生息死之命定框架,这平庸时代的无聊时光怎能打发,终究一个向死进发的生命历程且非备受煎熬。可问题在于并且仅仅在于,面临大转型收束时段这一非常政治时刻,一方面打压以直面问题要害而进行深度严肃思考的国族心智,乃至于连“宪政”也成了敏感词,另一方面却又神剧满屏、伪娘娇喘、催眠有加,一切只剩下“舌尖上的中国”,则其祸心自现,而于国族心智、心性、心志与心灵,适为一剂麻药矣。其所针对和解构的是真实甚至酷烈的历史叙事与前瞻性愿景期待,消弭的是直面现实而正视中国大转型有待最后收束的政治意志,诋毁的是几经摧残而亟需养育的国族道德心气,实在祸莫大焉。

置此情形下,对知识界噤声日严、言论口子越收越窄,与上述种种并行呼应,共同以阻隔对于政治德性的自然法式追问,对于生活方式的超越性伦理审视,而造就一种承认现实之无可奈何,暗示“认命”的犬儒主义生活哲学,作为此种“新极左”意识形态的侧翼,遥相呼应,可谓智巧矣。

本来,汉语学术、思想与文化的持续发育成长应足以支撑国族政治身躯的发展,适相比配,这个叫做中华民族的政治存在才能身强心健。可随着言论管控日严,钳口日甚,这一势能减弱乃至于终将窒息,则无脑政治势必莽撞,如同无眼跋脚巨人用力过猛,踉跄之下,必有扑倒之虞。小而言之,错别字不断,暴露的不仅是个人的受教育程度严重有限,更是七十年里殖民这个国族的党国集团集体低陋粗鄙之丑态毕现。毕竟,时至今日,再也无法用经济蛋糕消泯民族的道德愿景,更不能以此取代抹煞伟大国族和亿万公民的政治理想,反智主义与心灵鸡汤式的多愁善感是市民生活的万应灵丹,却不应用作、也无法永远足为麻醉国族政治自觉的廉价毒药。

因此,这一波新极左意识形态,包括王绍光、胡鞍钢精神疾患式臆想,强世功厚脸皮往上贴的东拉西扯,孔丹们这些自以为是而实则半吊子、浑身散发着霉昧的前现代的政治后裔们早已过时的粗鄙操作,搬弄些现代西方白左和右翼思潮的学院跪舔一族的拼拼凑凑,终于构成了其理论作业和思想表达形式,需要引起知识界的高度警惕,而将建构理性刚健的国家伦理与法治国理论,首先是符合常识、遵循人道、不违人性、有裨亿兆生民常态人生的政治理性,作为中华文明复兴的应有之义。

点击这里可以下载本书。

标签: 世态 新时代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