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记五:水灾

2021-7-19 单立人 有点想法

作为一个出生在北方并长期生活在北方的人,我很少见过水灾的场面——除了在电视里面——最有印象的是98年那次,南方总是发大水,电视里每天都播放解放军抗洪救灾的画面。他们都穿着一件黄色的衣服,非常简陋的衣服,好像是用四个橡胶袋连起来的一样。还有当时的总书记,现在通常被称为“长者”的那个人,穿着绿色的雨衣,手里拿着一个喇叭,在一堆人的簇拥下喊话。

后来总算体会到了水而至于灾的情形,是在燕郊。燕郊也是一个北方的小城,街道四平八稳,平时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但一下雨就会变得面目全非。一片泽国,人或为鱼虾。积水经久不退,各个小区的门口尤甚,早上上班或傍晚下班的人只好提着鞋子涉水而过。而停放在马路边的汽车,只好被水泡了。

后来,政府几次修理下水系统,所谓修理,只是剖开路面,换上新的管子,新换的管子也还是像以前一样细。为什么不换粗的管子呢?因为马路就那么宽,不可能让下水道占去太多的空间。而且下水口的设计也不合理,与路面齐平,做在了马路牙子上,因此只有一面能流水。有的地方甚至比路面还要高一些。这样就不能不让人怀疑政府修理下水系统的诚意。燕郊这样的小城,按说主政者应该有足够的诚意去做一件事,也能做成一件事。但燕郊不是这样,在燕郊的主政者眼里,只有所谓的京津冀一体化这样的宏大叙事,以及甘当北京附庸的觉悟,万事以不折腾不给北京添堵为前提。这样做起事来难免大而无当,似是而非。

现在的雨水又多了。一如既往的,燕郊又到处上演泽国的闹剧了。所不同的是,当地的微信自媒体平台不断地推送领导干部深夜检查排水工作的通稿。领导都是人模狗样的,在簇拥下指点江山。拍完照片后发出去糊弄百姓。而普通人还要等家门口的积水退却,才能出门办事。


标签: 城记 燕郊 世态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