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害社会——历史中的告密传统

2016-5-25 单立人 读过点书

说起特务、密探、告密,大家可能首先会想到明朝的东西厂、锦衣卫,这没错,因为明朝是公然设立特务组织的王朝。但中国历史上的特务告密风,由来已久,明朝既不是高潮,也不是结束。今天我们来扒一扒中国的特务告密传统。

谁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告密者呢?翻看我们的历史书发现,第一个载于史册的告密者崇侯虎。崇大概是人的姓,侯是爵位,虎大概是人的名字。《史记》卷三有这样的记载: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

商纣王的德行大家恐怕是都熟知的了,可以脑补一下《封神榜》中总穿着短裤和妲己洗澡的画面。《史记》中说,有个叫九侯的人,有个女儿很漂亮,纣王要了去。但这个女孩是好女孩啊,不像妲己似的作风不正。结果惹得纣王不高兴。领导不高兴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不但九侯女儿被杀死,连九侯也被纣王给剁成肉酱了。眼看着纣王越来越不像话,又有一个冒失鬼站出来提意见,叫做鄂侯的,也被纣王做成肉干了。西伯昌听说了这些糟心事,就偷偷地叹息了一声。这一叹息不要紧,被崇侯虎听到,于是跑到纣王跟前说,这个西伯昌好像对您很有意见哪。于是西伯昌被纣王关了起来。

崇侯虎就这样作为告密第一人载入史册了,其后他的继承者们源源不绝。其中比较有名的是周厉王。大家知道“道路以目”这个成语,就跟周厉王有关。同样是《史记》,这样记载周厉王的特务统治:

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召公谏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周厉王首先主动培养起了特务人员,恐怕是以后大明朝东西厂、锦衣卫的滥觞吧。周厉王的特务人员,叫做“卫巫”,从字面意思上看,大概是专门从卫国招来的神职人员。卫巫的职责就是监视国人,发现谁说了坏话,就报告给厉王,然后把人给杀掉。这样国人走在大街上都不敢说话了,只好用眼神来交流。这样,坏话终于听不到了,厉王得意洋洋地对召公说:“我能让他们闭嘴了。”召公说出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历史名言。厉王让国人闭嘴侯没过几年,就被推翻了,死在了国外。

周厉王的培养特务人员,还只是他一人的做法。后来行之者越来越多,慢慢总结出一套制度规律来,于是秦国商鞅制定了第一部鼓励告密的法律。商鞅是秦国的改革家,在《大秦帝国》中被吹得神乎其神。他原叫卫鞅,大概也是卫国人,看来古代卫国人都很有做告密者的天分。商鞅颁布了法令,内容在《史记》中也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史记 商君列传》卷六十八:

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

这也许是保甲制度的源头吧。商鞅从法律上鼓励告密,告密者有赏,不告密者还要被腰斩,在这样的严刑酷发下,秦国的老百姓的生活可能不像《大秦帝国》描写的那么美好吧?但作为恶法的始作俑者,商鞅的下场却是被告密者出卖而被车裂。这真是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了。

后世以告密、特务统治而闻名的,还有武周和明朝。武则天屠戮李唐宗室,以一女流之辈统治天下,担心天下人不服,于是大兴告密风。她别出心裁地作出了一个叫做“铜匦”的东西,这个东西很像我们今天的意见箱,就是大家在机关单位等地方见到的一个红色的小箱子。但它可不是用来提意见的,而是用来告密的,之所以搞个小箱子,估计也是“匿名举报”的意思,因为匿名,举报者大可不必负责任,于是成了打击报复的手段,造成一个恐怖政治的局面。其中周兴和来俊臣的故事想必大家是熟悉的,叫做“请君入瓮”,是说周兴善于发明各种脑洞大开的刑具,后来被人告密谋反,来俊臣审问他。因为周兴是政法部门的老手,反侦查手段高强,来俊臣就假意请教如何让犯人招供。这可是周兴的拿手好戏,他不知是计,就说“把犯人放在瓮里用火烤,不怕他不招供”。真是个好主意!真是作法自毙的又一典型。

大明朝的皇帝们,继承我国历史上的优良传统,设立东西厂、锦衣卫等国家安全机关,特务活动不再偷偷摸摸,而变成明目张胆了。特务人员四出活动,遍布天下,充当皇帝的耳目。大臣百姓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帝的眼中。他们捕人没有法定程序,想抓就抓,抓走了下诏狱,就是进了鬼门关,别指望或者出来了。所谓诏狱,是特务机关的审讯机构,独立于司法部门的法庭,不受法律限制,想必各种刑罚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的。明太祖朱元璋是一个重法的人,他的法治,依靠的不是司法,而是私法,自己的法。结果法治社会,反而人心惶惶。

明朝的特务活动范围,大到军国大事,小到吃喝拉撒,都要监视起来,监控这么多的事务,恐怕也发动了不少“朝阳群众”之类的人物。话说宋濂学士因为三更半夜去上朝,年纪大了,难免有点不济。就在家里犯起了文化人的毛病,做了一首诗:“四鼓咚咚起着衣,午门朝见尚嫌迟。何时遂得田园乐,睡到人间饭熟时。”上朝时,太祖就说他,你这个老头子,我都没有嫌你迟到,你发什么牢骚。吓得老学士跪倒臣罪该万死了。可见明朝的特务活动渗透之深。

至于继明之后的清朝,大兴文字狱,不但监控人们的行为,连脑袋里的东西也要管起来,更是不堪了。中国的这一传统,还不见消亡的架势,君不见在大洋国,连手机都实名制了吗?美其名曰:打击电信诈骗。呵呵,我问问大洋国的臣民们,你们见过诈骗电话使用手机打来的吗?网络电话打多划算,号码随便编,110也能成。恐怕电信诈骗没打击,私人信息早就泄漏了。

扯远了,就此打住。

标签: 读书记、历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