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温庭筠的悲惨生活

2016-5-30 单立人 读过点书

温庭筠,字飞卿,是现在的山西祁县人,他的祖先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初宰相温彦博。也许是祖传基因强大的缘故,他从小就机敏聪悟,多才多艺,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一次运笔疾书写成上万字又善于弹琴和吹笛子,也不挑三拣四,只要带弦带孔的,都能拿得出手。他说:“有弦就弹,有孔就吹,何必非要爨桐琴和柯亭筒不可呢。”

温庭筠有一个外号叫做温八叉。原来唐朝大学考试,分好几门,有明经,有进士等。明经就是靠儒家经典,只要考生记忆力好就行,不太需要发挥。进士就不一样了,唐朝的进士科要靠诗词歌赋,要的是文采飞扬。但也不能随心所欲地飞扬,不然考官没有一个判断的标准。所以每次进士考试,都要须押官韵写诗。有了限制,考生难免要愁眉苦脸地构思打草稿,但温庭筠不管这些,他从来不费那个功夫,考试的时候,靠着书案笼着手,随口一出就是一韵,笼八次手,八韵就成了,因此人们叫他温八叉。

因为温庭筠天分比较高,题目做的很快,做完了,闲的没事干,就帮助别人写题目,做枪手。又因为这个缘故,考官都比较讨厌他,专门不让他考中。可怜的温大才子,纵然有天纵之才,没有主考大人的肯定,也是白搭。但凡有几分天才的人物,都有几分心气的。温庭筠一看考官故意找自己的别扭,索性不管了,吃喝嫖赌,样样沾手。平时跟歌女们混在一起吃饭喝酒,还时不时地卖弄一下自己文艺青年的魅力,写写多愁善感的小曲。

但即使这样,温庭筠还是没有对考中公务员死心。正经的路子走不通,就走旁门左道。幸好,凭他的才气,到哪里都是装点门面的一块好料子。当时的宰相令狐綯就看中了这一点,觉得招徕这位名字总在孙山外的温大才子在自己的幕府中,挺有面子。加之温庭筠和令狐宰相的儿子总在一起干些混事,于是温庭筠就成了宰相府里的红人。可惜好景不长,因为一首词的著作权问题,他又和宰相闹掰了。事情是这样的。唐宣宗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唱叫做《菩萨蛮》的小曲。上有所好,下必满足之。宰相令狐綯为了讨好皇帝,很想献上一首小曲,这时他想起了自己幕府中的闲人温庭筠是这方面的人才,于是让温庭筠代写了一阕《菩萨蛮》,献给了皇帝。皇帝果然很高兴,本来下属为领导写写材料,也是应该的,但温庭筠心里一高兴,逢人便说令狐綯那首《菩萨蛮》是自己的杰作,弄得令狐綯很没面子。从此就不大搭理这位才子了。

温庭筠和宰相的关系出现裂痕,非但不积极补救,反而火上浇油。原来宣宗曾经对句,上句有“金步摇”,一时想不起来下句该怎么对。于是就让温庭筠对。温庭筠当仁不让,以“玉条脱”对之。宣宗大喜,但宰相令狐綯不知道这个玉条脱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就向温庭筠请教。这温大才子对出了皇帝的对子,现在宰相也向自己请教,不免有点忘形。于是就说“玉条脱出自《南华经》。《南华经》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书。”言外之意是说你堂堂宰相,连这么普通的学问也不懂,真是“中书省内坐将军”,简直是一介武夫罢了。这样嘲讽当朝宰相,宰相的肚子再大,也容不下他了,于是只好去外面游历,相当于出去在各个幕府中打工了。

这一年,有个侍郎主持考试,早听说了温八叉的大名,于是专门招他来考试。也许是想见识见识温庭筠的枪手本领吧,故意给他单独一张书案。温庭筠早早地答完卷子出来了,还给考官写小字条,说自己已经替八个人考过了。考官傻了眼,只好让他待在长安城,也不任命,就这么耗着。

后来,来了好运气,温庭筠被任命为国子监助教。也许是受够了考场的压制,有一次监考,他把考生的卷子贴出来,让大家监督,不但如此,他还写了按语,发了些历来考场黑暗之类的牢骚。不料这一举动却招来了有关方面的忌恨,因为这样一来就不能走后门了。于是被贬为方城尉。方城尉是个什么官呢,大概相当于小县城里的一个公安局长吧,上任的时候,很多人都写诗送行。有个叫做纪唐夫的人,写了两句好诗:"凤凰诏下虽沾命,鹦鹉才高却累身。"温庭筠没多久就死掉了。因才高而累身,温大才子怎么活得这么别扭呢?

考场失意,文场得意。大“枪手”温庭筠诗词俱佳,是一个承前启后的人物,不但吟得一手好诗,还做得一手好词,他的那些缠缠绵绵的词,被称为“花间派”,他自己也成了花间派的鼻祖。这也算不朽了。

标签: 读书记、历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