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三峡”

2014-5-14 单立人 读过点书

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储君上位呢?里里外外都是前朝遗老,是没法办事的,所以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东北方向的金三胖,宝座还没坐热,就把先君的几个托孤大臣给办了,连自家的亲戚也不留情,听说姑父都喂了狗。我们这厢,权威早就开始树了,甚至在还没有上位的时候,就把个不厚书记拿下了,这也是为了顺利交班的意思。可怜不厚落得个贪污腐化堕落的名声。

既上位,动作当然更快了。先整风,再整党,再整社会。整风又八项规定,整党有纪委反腐,正社会,花样更多些,但不外是牵制舆论,树立党的威信。这套做法,其实眼熟,这不就是太祖当年搞得法子嘛。

近来读唐德刚先生的《毛泽东专政始末》一书,虽然唐德刚说的是毛泽东的事,但在我看来,句句分明是当下。当年毛泽东得鹿大陆,不可一世,俨然以新皇帝自居。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即使是做惯了奴隶的国人,对于皇帝,也不感冒了。所以共产中国还保留一个共和国的名头。名头是名头,不可真当回事。如果谁要真的共和,太祖是会不高兴的。太祖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开始搞三反五反,大跃进,反右,搞来稿去,搞得狡兔死走狗烹,所谓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至于人相食的地步。大众的生死,从来是独夫的工具。彭刘惨死,周氏只能勉力周旋,蟊贼就一家独大了。

唐德刚先生把这个阶段,叫做中国政治历史的“峡”,所谓中国社会发展必由“三峡”而后才能踏上坦途。中共掌控大陆至今,还在第二个峡里徘徊,这个峡,唐先生谓之由集权专制而到民治。唐先生乐观地认为,再过四五十年,中国这艘大船出峡可期。

然而,历史却循环起来。

周死后,他的继承人掌舵大船,摸着石头过河,虽然磕磕碰碰,但还是向前进着。现在储君上位,搞起了树立个人权威的运动,政治斗争又登上了这艘大船的舞台。虽有李相勉力搞经济,怎奈习君一心论斗争?中国这艘破船,经过几十年的颠簸,在出峡的当口,一个打转,又驶回去了。

唐德刚先生显然乐观得太早了些,驶出历史的“三峡”,且再等等吧。


标签: 读书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