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联五烈士是怎么死的

2017-7-15 单立人 读过点书

1931年2月7日,一帮人被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杀害。这些人是谁?可能我们今天不是很清楚,但提到“左联五烈士”,大家恐怕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吧?鲁迅先生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中写了他们的事情,同时对黑暗势力进行了大力的鞭挞。但鲁迅先生可能有所不知,这些人的死亡,完全是内部斗争的结果。

其实左联五烈士,是意外的牺牲品,他们是小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是当时TG的实干派领导人。而这个悲剧,是因为TG内部有人向警方告密导致的。 


为什么斗争?当然是为了权力。

1927年后,运动陷入低潮。直到1931年1月7日,国际驻中国代表团团长米夫举行了全会,扶植王明等人上台,这就是所谓的“28个布尔什维克”,这些人都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满脑子的苏联理论,但都没参加过国内的斗争,面对瘫痪的组织,怎样重建?他们的以及苏联的意思是,从上层重建。但领导国内实际运动的实干派却不认同这个办法,他们要从底层重建。对于国际强行扶植王明等人,他们当然不认同,认为这次会议是非法的,不予承认。

他们联名写信给国际的代表米夫,再次表示会议为非法,应宣布会议一切决议及选举结果为无效。请他转达国际,采纳多数中委意见,重新召开紧急会议或七次代表大会,以解决分歧。

米夫感到事情有点不好办,就邀请实干派来开个会,以消除分歧。这会是在上海静安寺路地区一所花园洋房内开的,后来就被称为“花园会议”。双方都还是坚持各自原来的意见,说不到一块儿去。最后,随同米夫前来的一个外国人说:“我们对于今日会议完全感到失望,这证明你们是有组织、有纲领地来反对全会,已经走向反国际反党的道路。你们反对全会领导就是反革命,叛徒特务,一律开除!”说罢,米夫等三个外国人就怒气冲冲地下楼而去。

这些反对者就另外成立了一个委员会,简称“非委”。文艺界也发生了分裂,“非委”的文艺组织成员就有柔石、胡也频、殷夫等人。这三个人都是“左联五烈士”。

1931年1月17日,“非委”在三马路东方饭店原苏准会所租的房间里举行扩大会议。会议由一个实干派的领导人姓何的主持。当大家开完会正要离开的时候,就全都被捕了。当场抓了二十九人。原来租借的警察和上海市的警察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

因为没有参会而幸运逃脱的一名实干派领导人罗张(章)龙后来说,这次大逮捕显然是有叛徒告密。究竟是谁告的密呢?矛头自然指向了王明一派,即28个布尔什维克。

而更悲剧的是,这些人反对国际的举动,被TG认为是分裂党,是反revolution。其中罗张章龙被开除出去,在大学里当了教授,脱离了这些肮脏的政治斗争,直到1995年去世。

或许此事对我们的启示是,永远不要相信来自毛子的人。

标签: 读书记、历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