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灭亡的关键皇帝

2018-4-16 单立人 读过点书

唐末五代,天下离乱,大唐天子成了宦官手中的玩物,受尽摆弄,各方好汉你方唱罢我登场,所谓的大唐,不过是一个称谓罢了。

在这场大戏中登场的人物,大抵是藩镇大员,他们平时割据一方,称王称霸,但唐朝的藩镇和中央政府,却是一种畸形的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央政府离不开藩镇的支持和财富,藩镇的大员,也须得到中央政府的任命才能服众。大概是因为有太多的藩镇了,谁也不能领导谁,就只能把中央的皇帝作为名义上的领导。

这种脆弱的平衡在唐懿宗时被打破。唐懿宗是一个荒唐皇帝。本来,他继承的是一个看起来颇有中兴之气的王朝,唐懿宗的而父亲唐宣宗李忱,很有作为。他对内结束了毫无益处的牛李党争,大力抑制宦官豪强,在国内实行减税,国家渐渐有了起色。对外,李忱收复了安史之乱后丢失的河西地区,尤其是这一点,唐宣宗是颇为自得的。在《唐大诏令集·宣宗遗诏》中,他这样说:

克复河湟,拓疆三千里外。告成宗庙,雪耻二百年间。

收回了祖宗丢失的国土,自然很扬眉吐气。但他的儿子唐懿宗仿佛是专门来败坏大唐的。这个儿子本来是妾所生,也不为父亲喜欢,只是因为年纪比较大,再加上宦官的帮忙,才作假当上了皇帝。一坐上皇位,他的本性便暴露无遗了。史书记载唐懿宗奢靡成性,还极度迷信佛教。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

上遣敕使诣法门寺迎佛骨,群臣谏者甚众,至有言宪宗迎佛骨寻晏驾者。上曰:“朕生得见之,死亦无恨!”广造浮图、宝帐、香舆、幡花、幢盖以迎之,皆饰以金玉、锦绣、珠翠。自京城至寺三百里间,道路车马,昼夜不绝。夏,四月,壬寅,佛骨至京师,导以禁军兵仗、公私音乐,沸天烛地,绵亘数十里。

为了一睹佛骨真面目,连死都心甘情愿。这样的皇帝自然做事是不计后果的。果然,在他在位期间,唐朝本来已经熄灭下去的藩镇斗争之火重新燃烧,南方的属国也频频叛乱。宣宗的“大中之治“已成过眼烟云。而懿宗的统治,也被人称为有“九破”:

终年聚兵,一破也。蛮夷炽兴,二破也。权豪奢僭,三破也。大将不朝,四破也。广造佛寺,五破也。赂贿公行,六破也。长吏残暴,七破也。赋役不等,八破也。食禄人多,输税人少,九破也。

这很明显就是一个乱世的写照,这样一个局面,直接导致了致命的黄巢之乱。

标签: 读书 历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