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衣服的公与私

2018-6-26 单立人 读过点书

《太平广记》记载了《集异记》中的一则小故事,是关于狄仁杰的,题目叫做“集翠裘”。现在把这个故事原文写下来:

则天时,南海郡献集翠裘。珍丽异常。张昌宗侍侧,则天因以赐之。遂命披裘,供奉双陆。宰相狄仁杰,时入奏事。则天令升坐,因命仁杰与昌宗双陆。狄拜恩就局。则天曰:“卿二人赌何物?”狄对曰:“争三筹,赌昌宗所衣毛裘。”则天谓曰:“卿以何物为对。”狄曰,指所衣紫絁袍曰:“臣以此敌。”则天笑曰,卿未知。此裘价逾千金。卿之所指,为不等矣。”狄起曰:“臣此袍,乃大臣朝见奏对之衣;昌宗所衣,乃嬖幸宠遇之服。对臣此袍,臣犹怏怏。”则天业已处分,遂依其说。而昌宗心赧神沮,气势索寞,累局连北。狄对御,就脱其裘,拜恩而出。至光范门,遂付家奴衣之,促马而去。

这个故事是说,武则天的时候,南海郡献来一件集翠裘。这件衣服非常珍贵富丽。当时张昌宗侍奉在则天皇帝左右,武则天就把这件集翠裘赐给了他。然后就让他当面穿上,和她玩一种叫做“双陆”的赌博游戏。正赶上这时候宰相狄仁杰进来奏事,武则天就让狄仁杰和张昌宗玩一玩“双陆”。狄仁杰拜恩就座。武则天说:“你们两不能白玩,总要小赌点什么东西吧?”狄仁杰回答说:“三局两胜,赌昌宗身上穿的这件羽毛袍子。”武则天又说:“你用什么东西相抵呢?”狄仁杰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紫袍说:“我用这个。”武则天笑道:“你还不知道,他身上这件羽毛袍子价钱超过千金呢!可你那件,和它没法对等!”狄仁杰站起来说:“我这件袍子,是大臣朝对天子的衣服,高贵无价;而张昌宗的这件,只不过是受到宠幸的衣服。两件相对,我还不服气呢!”武则天因为已经把衣服给出去了,也就只好依他说。但是张昌宗却感到羞赧沮丧。所以他的气势不振,沉默无语,连连败北。到头来只好乖乖地脱下集翠裘交给狄仁杰。狄仁杰拜谢武则天离去。走到光范门,狄仁杰把集翠裘送给一个家奴穿上,骑着马屁颠屁颠地去了。

这个故事的两个核心人物,一个是朝廷宰相,一个是皇帝男宠。宰相管理朝政,对外;男宠是女皇家事,对内。巧在当时的时间地点特殊。时间是则天皇后和六郎玩游戏的时候,地点估计不可能在朝堂之上,那么应该是内宫了。狄国老虽然忠心体国,但在皇帝的家里,面对六郎也无可奈何,只能拿出自己大臣的身份,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既不至于在六郎面前败北,也不会惹得女皇不高兴。公私两方面都点到即止,相关三方也都明白这点道理,则天皇帝不吭声,六郎气馁,以至于接连赌输,狄国老呢,面对六郎穿过的衣服,他还是要在皇帝面前乖乖地穿上,直到出来宫门,才充满厌恶地把衣服给了家奴,策马而去。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标签: 历史 读书记、历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