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记三 洗浴与服务

2018-9-18 单立人 有点想法

重来北里游,亲把铜环叩。人立妆楼,比初见庞儿瘦。晶帘放下钩,看梳头,你也凝定了秋波冻不流。

古人作北里游,似乎是很有情趣的。要先敲门,是那种挂着大铜环的门。进了门一看,人儿正站在化妆间里呢。赶快进去,互相看来看去,眼珠子也不动了。这不像是嫖娼,倒像是情人约会。

燕郊在三四年前的时候,满大街的除了售楼部,还有各种灰头土脸的洗浴中心和各种金碧辉煌的KTV。那时候,燕郊是名副其实的北京后花园,天上人间你消费不起,三四百块总拿的出来吧。燕郊各色人等都有,下半身的服务也就有各种等级。在有名的小张庄,一下雨就成泽国,但还是有人往里面钻。民工们离家千里万里,苦哈哈地在工地上干一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二两二锅头下肚,就“饱暖思淫欲”,花上几十块钱就解决了。当然只能是大妈级别。

一条汉王路,以前还是一条坑坑洼洼的窄路,又叫做机场路。所谓机场,鸡场也。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马路的两边流莺乱舞,大哥大哥的不绝于耳。马路旁边就是一个小区,如果对上眼,就进小区了。这个价格大概是100吧。

还有就是澡堂子了。洗完澡,上二楼。推开粉色屋子的门,不见佳人梳头,倒是几十个三点式突然站起来把人吓一跳。这个时候秋波冻不流倒是真的。

这都是三四年前的燕郊,后来,三河公安局领导倒台了,来了新人。一天从唐山来了几十辆警车,什么澡堂子KTV游戏厅全完蛋了。从北京往燕郊跑的司机也少多了。留下的保健按摩的,那是真保健按摩,那大姐的手法是稳准狠,保准按得你龇牙咧嘴。

服务业萧条后,来了群传销的,每天天不亮就结队往公园溜达,围城一堆一堆的进行学习。小区里的果树,刚刚接触毛茸茸的小果子,就被他们爬上去摘完了,平时见他们,人手一袋辣条,坐在树荫底下,抱着一个手机,也不说话,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天津出事后,马路上挂起了打击传销的标语,天天看见派出所里一群一群的,等着被遣返。

所有这些人走后,城中村里盖的好几层的公寓,就被贴上了封条。泥泞的小张庄,终于人少了。

标签: 城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2014 danlire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map